沙哇啦的無聊發想

關於部落格
Blog開始轉型中!
  • 4033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你支持「婦女在公共場所餵母乳」嗎?

 當小孩出生之後,才會理解餵食母乳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情。

 我們現代人的生活,已經習慣於一切事情都有「量化」的觀念。比方說,微波食品會註明加熱該幾分種,食譜上也會說明鹽幾湯匙、水幾公升等。

 如果我們使用配方奶粉來餵食嬰幼兒,那麼會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,因為一切都有量化。一湯匙的配方奶粉加上60cc的水,這樣就是正常濃度。依照小孩的年齡週數,也有食量的參考表。一次餵食可以撐4小時。若是父母親想要有充足的睡眠,也可以在晚間最後一次餵食,特意的加量,這樣下一次的餵食可以在6小時候。比方說,出生8至14天的小孩,一天餵食7次,一次60~90cc。我們還可以為小朋友規劃出一個時間表,把晚間最後一次餵食調在 12 點,然後,餵食120cc,這樣下次餵食時間就是早上6點。父母親不需要在凌晨睡得正熟的時侯,因為小朋友哭餓而被迫拖著疲憊的身心消毒奶瓶、泡牛奶、拍打嗝、洗奶瓶。

 然而,如果是母乳餵食就不一樣了。我們不知道媽媽的母乳到底濃度如何?小孩有沒有吃飽,因為你根本不知道小孩埋頭苦吸到底吸了幾cc?如果小孩喝了很多,但是乳汁太稀,這樣小朋友只是多尿尿,但是一下子又開始哭,因為他又餓了!

 當然,我知道有一種算法,是藉由小孩的尿液量與時間間隔來推測,但是,要測量嬰兒尿了多少cc,我想這應該是很難的吧!

 所以,小兒科醫師跟我說,餵母乳不要去規定小朋友的飲食時間,他餓了就給他吃,用配方奶粉的餵食觀念來限定嬰兒是不對的。

 因此,這樣就會導致一些問題。就是,媽媽有時候必須在公共場所餵食母乳。當然,這並非唯一的因素。

 當我還不是爸爸時,我在大陸非常的受不了一個狀況,就是到處都可以看到婦女在公開場所餵奶。畢竟中國的配方奶粉價格與台灣差不多,以 S26 來說,中國的售價似乎還比台灣貴上台幣約 25 元,也許是經濟因素考量,我所工作的地區,母乳餵養相當的普遍。我在醫院吊點滴時,在點滴室裡面,眾多媽媽幾乎是輪流解開上衣餵食母奶。甚至有時候,直接在走廊上餵了起來。我們開車經過一些比較鄉下的地方,也可以看到媽媽大辣辣的坐在家門口餵食母奶。其中,最讓我們震撼的,是在深圳後街。

 深圳的後街,類似於台北的西門町,非常的熱鬧,商品也比較多!比方說,當時我老婆在我們那一區(關外)的大賣場或電腦商城,完全找不到有人在賣 NDS 的充電器,甚至沒有人知道 NDS 是什麼東西,但是在後街,有大把的店家在販售,當然,卡帶也很多。在後街,我們發現居然有 Starbucks ,當時眼淚都快流出來了。於是,我們很快樂的在 Starbucks 喝咖啡。但是, Starbucks 沒有廁所,店員跟我們說,廁所必須去該棟的百貨公司上。

 在這裡提到 Starbucks 並不是偏離主題,而是要告訴大家,我們在一個很高級的場所,因為中國 Starbucks 的售價金額和台灣差不多。

 所以,我跟我老婆就去該棟的百貨公司找廁所。前文提到,後街這各地方和西門町差不多,但是兩者的差異點在於,深圳後街的逛街人潮非常的恐怖,上班日的後街,依然是人山人海(不過,我們的觀察是,逛得人多,買的人少)。所以,百貨公司的廁所也是人山人海。就在廁所外邊的座位上,一位婦女正在大方的餵奶,因為她的小孩還在尋找一個最佳吸奶位置,所以她的乳房整個曝光,而且奶頭也露了出來。而她面前的人潮流量,大約是每2秒就有一個人經過。

 當時,我老婆懷孕約五個月,她很生氣的跟我說,她絕對不在別人面前餵奶,更不可能在公共場所作這件事情。「這種事情為什麼要給別人看!!!」當然,我也很不齒這樣的行為。

 在我小孩約八個月時,有一次我跟我老婆去當地的百貨商場逛街,也遇到了這樣的情形。那個商場應該算是我們那各區最繁華的地方,舉例而言,有 G2000 專櫃。那是一位很年輕的媽媽,印象中很清秀,她也是在人來人往的電梯口附近走廊上,坐在椅子上敞開衣裳餵奶。當然,遇過無數次這種事情的我,非常靈敏的在第一時間把頭撇開。但是那位年輕媽媽那個驚惶、無助、羞愧的眼神卻在我心中埋下了很深的印象。她不願意這樣作,但是為了懷中的小孩,她只好咬牙這樣作。也是因為她的眼神,使我開始思考,為何之前的我這麼瞧不起這樣的行為? 當然,百貨公司沒有哺乳室、廁所非常擁擠、她們也不知道世界上有一種衣服叫做哺乳衣。

 當我們的小孩出生之後,我們開始發現,喂母乳真的很困難。當小朋友因為飢餓而嚎嚎大哭時,你唯一想到的就是趕快餵飽他。並不是怕吵到別人,而是不忍。再加上,你幾乎無法控制小孩何時需要餵食,所以,這些媽媽們才會在公共場所需要餵母奶。也許剛剛逛到三樓小孩餓了,之後逛到七樓又要餵一次。

這樣的狀況不管在那一個國家,都會產生很多議題

1. 公共場所是否有育嬰室?
2. 如果沒有育嬰室,媽媽可能要到廁所來餵食嬰兒。
3. 如果已有育嬰室,為何非去不可?

 育嬰室其實只需要一個獨立空間,甚至比廁所的成本還低。但是,台灣似乎尚未普及。比方說,公園似乎不會設置育嬰室。不過,我相信台灣已經很不錯了!

 如果沒有育嬰室,媽媽就必須到廁所餵母奶。但是,你願意在廁所吃便當嗎?而且,餵食母奶第一步驟就是清潔乳頭,如果在廁所,這樣對嬰兒的健康簡直是一個威脅。

 我覺得重點在於,就算有育嬰室,就實際層面來說,也是有很大的問題。假設,我們去百貨公司,商家很體貼的在一樓設有育嬰室。但是我們現在在五樓耶,嬰兒已經餓了,難道,我們要讓嬰兒哭 10 分鐘,甚至是邊坐電梯邊哭,歷經千辛萬苦找到育嬰室之後,才開始餵奶?

 於是,我開始想「為何要有廁所」?

1. 因為排泄物需要集中管理。
2. 我上廁所時,我所裸露的身體部位為何要給別人看?
3. 因為隨地大小便時,我裸露的身體也會造成別人的不悅。

 其中第 2 、 3 點,是因為裸漏的地方是「性器」。我不想給別人看;而別人看到時,也不知道該怎麼辦。

 當場景由廁所轉換至育嬰室以及行為由上廁所變成哺乳,第一點不成立。但是 2 、 3 就是一個爭議的地方。我回想我在中國時,為何這麼討厭看到婦女的公開餵食行為呢?我想大概有幾點吧:

1. 有一次我在醫院吊點滴,吊完走出「吊針室」,剛好在我的視覺直線角度上,有位媽媽正在餵母奶,這時候,我的尷尬原因是,我並不是故意要看,我只是不小心看到,但是,我會不會被誤會說,我故意要偷看呢?雖然餵奶是一件神聖的行為,然而,這位媽媽這樣作,卻造成我的心理負擔,於是我有點生氣!「為什麼妳要讓我陷入尷尬呢?」而我也嘗試著自我剖析「尷尬」及「生氣」的原因,我認為流程應該是:「我知道餵母乳是一件神聖的事情,但是,身為男性的我,乳房對我的意義畢竟在性的層面較高。我不小心看到婦女在餵食母乳並非我的過錯,但是,會不會被誤會成,我有意偷看呢?也就是說,別人會認為我是一個齷齰的傢伙?基於我有可能會落得如此下場,所以我看到婦女公開哺乳,我的第一個反應是生氣!」但是,如果我是爸爸的立場,乳房對我的意義就轉變成「我小孩的吃飯傢伙」。因為自身立場的不同,所以反應也會不一樣!

2. 前一篇提到,中國醫院對於病人隱私並非很關注。但是我也發現,中國民眾似乎也不是很重視自己的隱私。所以,我心中自然會生出一種輕視的感覺。大概是「你擁有身體自主權,但是你並不在乎」這種想法。當然用粗淺的形容法,可以說一般人對於「脫衣舞孃」有一種輕視感。基於這心態,應該會投射在這樣的狀況下。

3. 有時候,中國人民比較專注於自己想要做什麼,但是不是很在乎別人的感覺。比方說上一篇文章,我所提到「吊針室」的屎尿齊飛狀況。我會覺得,小孩要尿尿當然是沒辦法的,你們訓練他們尿尿也是你們的權力;但是,為什麼你們不會多注意一點,不要把小朋友的尿淋在我的褲子上?所以,對於這種任性的反感及刻板印象,也很自然的投射在媽媽公開餵奶的情況上。

 當然了,現在身為一個初生兒的父親,而且我們又立志要讓小孩成為「母乳寶寶」,以上的情緒自然已經改觀?但是,我會支持「婦女在公共場所餵奶嗎?」而且,我是一位男性?

 我在網路上找到一個數據,頗讓我驚訝。「根據美國飲食營養協會的調查,有百分之五十七的受訪者反對婦女在公共場合餵母奶,另有百分之七十二認為,在電視節目中出現女性哺乳的畫面並不適當。」 (資料來源: http://tw.news.yahoo.com/article/url/d/a/060804/19/2423.html )

 我所驚訝的原因是,目前市面上有很多的哺乳衣可以購買。哺乳衣和一般的衣服在外觀上並無分別,就是在胸口的部份多了一些特殊設計,而媽媽在餵食的過程中,完全不需要擔心有曝光的可能性。相較於我在中國所遇到的狀況,我覺得中國的婦女倒是可憐,如果哺乳衣夠普及,他們就不需要把上衣整個撩起來,或是把衣襟全部展開了!

 然而在美國,我相信哺乳衣的概念會更加的普遍。因此,百分之五十七的民眾反對公開哺乳,這樣的比例真的很嚇人。

 我們可以想像一個畫面,某位婦女可能穿著毛衣、襯衫、圓領衫這種跟一般款式沒啥兩樣的衣服,然後嬰兒頭靠在胸前,這樣的狀況,依然會使人尷尬嗎?

 我想還是會吧,因為「我還是知道你在做什麼」這種心態。但是,我覺得大家都已經很努力了。畢竟,該位婦女已經盡量不讓自己尷尬,也不讓別人尷尬,就一般人情世故而言,大家又何必斤斤計較呢?

 我知道,寫這兩篇文章跟我部落格的文章走向有很大的差異。我想,我花時間寫的原因應該是一種懺悔吧。畢竟我在中國時,曾經很瞧不起公開哺乳的女性!

 如果您想要瞭解更多正確及詳盡「母乳哺餵」的資訊,請至中華民國母乳推廣協會的「寶貝花園*哺餵母乳*育兒天地」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