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沙哇啦的無聊發想
關於部落格
Blog開始轉型中!
  • 4062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我要參加《第一屆駭客才藝大賽》

 說到中國打擊樂,以前大家第一個想起來的,就是廟會、陣頭、舞龍舞獅、西捜米、國劇等。這個似乎是一個相當「本土化」的東西,為什麼我花無數的青春歲月在這上面呢?

 我想,應該是一種和諧的禪意吧!

 說到中國打擊樂居然有和諧這回事,也許很多人無法想像吧!一般我們的印象就是,中國打擊樂很「吵」!大鼓咚咚響、鑼鈸框啷框啷的,有時候你家附近辦廟會,也許會吵到氣死吧。不像西方的打擊樂,有音色柔和的定音鼓,輕快的小軍鼓,偶爾來個聲音細粉大鈸聲,還有木琴、鋼片琴等,聽起來真的很有趣啊!

 當我在學國樂的那幾年,不停的在想這一回事。幾乎所有的國樂器都有一個特色,就是音質不純!比如說小提琴的音質相當的清晰,而南胡就像是Jay唱歌一樣,總是喜歡含顆滷蛋。即使這幾年來,樂器工藝已經相當進步,但是國樂器裡,不管是蕭、胡琴、打擊樂等,依然比不上西方樂器音質的純淨度。

 但是,似乎越不完美的東西,給我們的感動會最多!

 以蕭這樣樂器來說,聽起來就是非常的有哀傷。偶爾聽到老人在公園拉胡琴,就是覺得很滄涼。這就是民族樂器的特色,未必是最好的,但是絕對是最觸動人心的。比如說,蘇格蘭的音樂,就是那樣的迷人。

 我想,這也許是一種生命的奧秘。一般民族樂器的用材,幾乎都是以天然物為主。比如說,胡琴的琴筒用蛇皮、蕭用竹、琵琶用木,所以,這些利用大自然所產生出的共鳴,自然的能與心靈相密合。

 當然,我們也不要忽略了,「人聲」也是樂器的一種喔,所以,當我們聽歌手唱歌時,心中的感動也很容易被觸動。美聲派純淨嗓音的歌手我們會被感動,而Jay即使邊唱歌邊含滷蛋,我們也會被感動。

 說到中國打擊樂,所使用的材質更加的原始。比如說中國大鼓外表看起來構造很簡單,不過是豬皮加上木筒,當然了,實際上的製作是很繁複的。但是相對於西方定音鼓,當然沒這麼複雜。所謂西式定音鼓就是鼓下方有一個踏板,鼓手可以打出音階的(比如Do Re Me)。而中國大鼓,似乎只有一個音階,就是「咚」!(當然,我們可以照鼓面內心與外軸打出不同的音調)

 但是,當大鼓一打下去,我們就會覺得,心臟好像跳了一下。這也許就是大自然的呼應,因為原始,所以原味。

 而從中國打擊樂和西方打擊樂,我們也可以發現中西文化的不同。中國打擊樂重視一個「團隊」。比如說,打鼓的人不是主角,是鼓+鈸+鑼所產生出來的合音才是主角。中式打擊樂比較重視所有樂器的合奏,而西方重視單種樂器的聲音表現。

 比如說國劇中的配樂,通常是版鼓(聲音聽起來是搭搭搭的)先起引子,然後在鑼鼓拔齊鳴、廟會的舞龍舞獅一定是打擊樂團隊一起合奏。即使這樣聽起來很吵,但是,如果你就站在舞龍舞獅隊附近,你就會覺得自己很High!即使你不喜歡!

 是不是中國文化重視家族,也就是是「團隊」?所以,這種音樂的精神就是希望三、四人能屏除彼此間的差異,一起來完成某件事情?

 當爵士鼓興起之後,我們可以發現,西方人真的是把工業革命的觀念全部帶進來。把所有樂器弄成一組,只要一個人就可以完成。也就是說提高了效率。在中國要四、五個人才能做出來的打擊樂合聲,用爵士鼓只要一個人就能搞定!從這邊我們也可以發現西方文化受到很深的工業革命影響,而且,相當重視「個人化的突出表現」。

 當然,這也許是一種社會機制。因為中國地大物博,尤其在南方,農作物生產容易,自然人口會增多,於是為了因應密集人口需求,所以自然產出與西方格然不同的思維。當人口多,自然就需要更多的道德文化層面來束縛。

 所以,在中國打擊樂中,有很深的君臣意含,而西方打擊樂中,這方面的觀念比較薄弱,甚至以爵士鼓來說,鼓手一個人就是王!

 當一群人在玩中國打擊樂時,真的是很有趣的。大家打的節奏也許不盡然相同,但是,組合起來的時候,就是一個協調的音響。而中間若是有一個人拖拍、趕拍,全組的人就一起毀了。這似乎也隱藏著一個社會機制隱晦,就是大家的步調要一制,不然一定會出狀況!然而另一方面,在某些段子某樣樂器,該演奏者如果加快或趕拍,所有人都要一起加快,不然,也會無法演奏下去,這似乎也告訴我們,當君要快時,其他臣不可慢!

 撇開這些嚴肅的話題,中國打擊樂還有一個特點,就是缺乏音調。西方打擊樂引申研發出有音符的節奏樂器,如定音鼓、木琴、鐵琴。而中國樂器始終很缺乏(但是少數民族樂器有發展出竹琴,而曾乙侯墓也挖出64音的編鍾,不過,都非中國打擊樂主流樂器)。我想,這是中國思想與西方思想的不同點。

 打個比方來說,利害的廚師燉雞湯,就是原汁原味,利用各種食材的特色燉出雞湯的鮮美;但是追求效率的廚師直接丟雞湯塊或味精就可以了。

 中國樂器不在乎音調,因為利用各樂器的特殊音色組合,自然會有一種獨特的聲響。而西方樂器一定要利用工業技術,表現出某樂器的完整性。以一組高階木琴而言,除了上面的木條,下面還要加上共鳴的銅管,甚至還有腳踏鍵(與鋼琴原理相同)。一組高階木琴要價動輒數十萬以上,而這就是工業技術的完美呈現。而一台木琴,就可以撐起一場獨奏表演了!

 我的想法在於,也許中國的思想認為萬事反樸才能歸真,而西方重實用。這樣的思維,也許剛好反映在東西方打擊樂器的發展上。

 打擊樂,大概是人類還只是人猿的時候,就已經開始發展了,所以,我一直認為打擊樂隱藏著許多生命的秘密。比如說,當樂團主唱唱歌、貝斯、鍵盤手一起發聲的時候,歌迷都很High,但是,那個鼓一打下去,歌迷都瘋了!

 打擊樂也有一個很獨特的一點,就是「禪」。當一個團隊在演奏一場段子時,你的心如果放在你自己手邊的樂器上,這樣是錯誤的。因為你的心要在你的頭上,必須要漂浮在整各團隊的上面,除了看自己,還要看別人。不可以被別人影響,卻要又時時刻刻的融入其他人。另外,打擊樂的演奏手法是一個肢體動作很大的表現。比如說打中國大鼓而言,比較起西式定音鼓就相當辛苦。西方定音鼓的皮是化學合成皮,相當薄(這樣共鳴才準),鼓棒很輕,頭部還是棉花呢。而中國大鼓是用豬皮,厚度高。而鼓棒是木製的,也就是說比較重。

 所以,打大鼓其實是很辛苦的,因為全身所要負擔的力量很重。這時候,「禪意」就更重要了。當節奏越快,一般人就會越緊張,越緊張肌肉就會緊繃,我常常在路邊看「陣頭」,鼓手都有這樣的問題。這種全身緊繃缺乏禪意的打法,第一會受傷、第二是不持久,也許打到一半手就酸的不行了、第三是,打出來的聲音缺乏彈性與共鳴。

 而具有「禪意」的打法應該是這樣的,你的心不能受到節奏的影響,不管節奏再快或是慢,但是心一定要靜。只有心靜下來,身體才會柔軟,這樣身體的耐力會更久,聲音也會有彈性與共鳴。

 說了這麼多,只是想說,「曾經」,我也是有打擊這方面的才藝...話說約一年前有一次在逛夜市一時興起,跑去玩「太鼓達人」,突然發現,我已經不會打鼓了,因為協調性已經不再。畢竟,沒有人會買一顆大鼓,閒暇時在自家裡打個一段來自娛娛人,這樣應該會被警察開罰單吧!所以我後來常跟別人說,當時我應該去「吉他社」的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